不思君_罗酆山小说官网 不思君小说 |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三章‘父子情深’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三章‘父子情深’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三章‘父子情深’

广告:

热搜词:在家怎么赚钱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三章‘父子情深’

不思君【 busijun.com 】:不要以为自己坚持不来,你一定会坚持熬夜玩手机。

学诗词:相见时难别亦难,壮压西川四十州。

白家宜搀扶着尚长老进了家门,慢慢悠悠地走了十几步后,进到了院子里。

白家这院内虽有百十平大小,屋顶封闭的只留有一处三尺长宽的天井,三面环廊的出口各通向五个房间,地上除了张宽大的方桌和几个凳子外就是几根支撑着环廊的木柱,却没有什么摆设,显得有些空荡。

刚进了院门,白家宜就看到白大根一脸懵然地抱着白宝坐在地上,白宝双眼紧闭,衣服上沾满了尘土,双手一动不动的垂在地上,显然是已经昏厥了。

尚长老虽说老迈,可眼神却很好,看到了白宝抢先喊了一声:“啊,宝娃娃怎么了?”

白大根本来正在慌乱,听到了尚长老的声音,看见白家宜来了,吓得急忙把白宝从地上抱起,扶正了靠着自己,他喉咙里的声音发着颤,脸上挤着笑道:“爹,我不是故意的,失手,只是失手,宝儿没事,没有伤到,我试过了,还有气。”

白家宜眼见着自己宝贝孙子被打晕的这一幕,急着几步上前,跳起来一脚就踹开了白大根,这一脚的力道之大,把白大根给踹到了三步开外。

尚长老搓着手,小声道:“呦,好一招飞龙在天。”

白家宜双手一把抱住了白宝,用他满是褶皱的粗手在白宝的脸上摸了又摸,整个人急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了…我的宝儿…宝儿,你醒醒,别吓我啊,爷爷在呢,你可别吓我啊。”,他心疼着喊了几声。

尚长老道:“老弟,我来看看。”,说完,用手捏了了捏白宝的脖颈,对着白宝的耳朵吹了一口气,直吹得白宝身体轻颤了颤。

尚长老道:“没事,只是昏了,你看看伤到哪没有?”

白家宜听了,用手探查着白宝的身体,扯着白宝衣服到处翻了一遍,发现白宝身上并没有伤势,只是晕了过去,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又看了看蹲在一旁捂着心口痛得一时站不起来的白大根,心里猜到了事情的八九分。

白家宜对着白大根大声斥道:“大根,你还打到他哪了?”

“我,我,我只打了他一下啊。”,白大根捂着被踹到的心口缓了一会,身体一时站立不稳,摸着地连走带爬的凑到白宝近前,用手轻拧了一下白宝的脸,苦着脸道:“爹,我也没想到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禁打,我留着劲呢,难道是那棍子头打到脖梗子了?”

白家宜道:“你还要打他哪?脑袋么?那个棍子打的么?好啊,亲儿子你下死手。”,白家宜看着地上的那根粗棍,火从心头起:又问道:“那牛都怕的棍子,你就用它来打白宝?”

白大根应道:“嗯,这小子太淘,他挑衅我,我一时气不过,不过爹,前年你不是也用那牛棍子打过我么。”

“宝儿是我的心头好,能和你比么?”,白家宜握紧了拳头,蓄足了力气,说话间一拳就捶到了白大根的背上,气道:“你这个没轻没重的东西,打儿子又不是打野猪,下手能要命么?”

“啪。”白大根冷不丁的没有防备,吃了这一拳的力道,头晃了晃,嘴角喷出了几点腥血,可身体竟然没有倒下去,他瞟了一眼白家宜,被吓得赶紧用手擦干净了嘴角,躲远了些看着白宝低头不吭声。

尚长老道:“啊,亢龙有悔,老弟啊,下,下手重了。”

白家宜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被打成这样,收了手式,抱着白宝心疼得直掉眼泪,叹道:“宝儿,宝儿,我的乖孙子…我的宝儿啊…大根,他要是有什么闪失,你对得起宝儿娘么,他可是你亲儿子。”

白大根小声嘟囔道:“就因为是亲儿子,才下得去狠手啊。”

白家宜耳力不差,听到了白大根的话,用手指着白大根,骂道:“你,你给我等着,我一会要是打不死你,我就对不起你死去的娘。”

白大根听到了,脸色发白,躲在柱子后面,一时一声也不出了。

尚长老道:“家宜老弟,别和大根置气,他手劲大,怎么说也是失手,好在宝儿没事,一会就好了。”

白家宜道:“哎,这小子,空有一把力气,做事没有脑子,除了是个男人,他还有啥长处,也不知道当年善萍是怎么看上他的。”

白大根道:“爹,你别老是把善萍挂在嘴上,她都过世这么些年了,把她记在心里不好么?”

白家宜道:“还说,要是善萍还在,该有多好,有娘管着,宝儿,他也许就不会这么淘了。”

尚长老道:“哎,过去的事,别总是伤心了,家宜老弟,消消气,大根侄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事就算了啊,在咱们眼里,他和白宝其实都是个孩子啊。”

白家宜道:“早年让他跟着姜家去做猎户,在夜里他怂成了什么样,人是力大如牛,却胆小如鼠,哎,跟着我种旱田能有什么出息。”

尚长老不知该怎么接白家宜的话,一时语塞:“呃。。。”

白家宜道:“我白家祖上传的几招龙式防身,教他他也不学,白宝多少都会了,就他,哎,越说越气,越说越憋得慌。”

白大根道:“爹,我可是你的亲儿子啊,我才不学你那几招,要不是我抗揍,早早就死在你手里,你那几招龙式打出来就是野猪也受不了啊。”

白家宜道:“善萍在咱白家这几年,她除了要照顾这个家,空闲时都能把我的龙式学会了,善萍她要是个男人,我就认了她当白家的二根了。”

白大根道:“大根二根,什么破名字,爹,你但凡多读些书,就不会给我起这么难听的名字,我还是你的亲儿子么。”

白家宜轻轻放下了白宝,眼睛在地上四处扫量着,道:“我当善萍是我亲女儿,你才是个入赘的货。”

白大根心有不甘道:“哎,我就知道,在咱们白家,血缘血性才不靠谱,白宝身上流的是善萍的血,不是我的,咱们老白家,都是儿子不如孙子,代代受嫌弃。”

白家宜道:“我看还是打得轻了。”

白大根看着白宝,点着头:“我也觉得打轻了,我就这么一下。”,白大根比划着挥棍子的动作,又道:“我也奇怪,爹,你说宝儿会不会是装的?就是疼多少也得哼几声吧,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白家宜看着心虚地躲到十几步外的儿子,心里越想越气,应道:“是不是装的,打一顿不就知道了。”

白大根道:“等他醒了用家法,我来动手。”

白家宜道:“不,还是我动手吧。”

尚长老看着白宝,摇着头说道:“白宝不像是能装出来的,这娃娃这一会都没睁开眼了。我说啊,一会我回去顺路叫吉大夫来给白宝看看,我感觉问题不大,白宝这娃娃身体好,一会应该就醒了。”

白大根道:“明天等白宝歇够了,我用家法再补一顿,省得他不长记性,打屁股下狠手没事吧,爹。”

白家宜站直了身体,用手指着白大根,声音高了几分:“白…大…根,你…你…你还想对宝儿下狠手,我打死你…”,说完三步并成两步就向白大根走了过去。

白家宜虽然年过天命,已经六十多岁,却因为长年劳作的关系,身体除了个头矮些,人还很精神,身子骨也硬朗,年前还在旱地里赤手活捉了一头野猪。

他几个快步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棍子,用手指着白大根,手里的棍子挥起,棍头带着劲风疾扫了过去,带着闷沉狠辣。

白大根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一下,躲开了白家宜扫过来的棍子,不停地解释着:“爹,我就轻轻打了他一下,没有用力啊。这孩子性子太野,不能惯,我小的时候,你不也是这么打我的么。这可是你教我的,我用家法教训他,以免日后他再造出祸来,我没有错…”

白家宜一边追着白大根,一边挥着棍子说着:“孩子都打成这样了,还说用家法。家法是这么用的么?好…好…我也用家法…好好家法一下你。”

两个人在院子里,一个飞快的躲闪着,一个急极的追打着,绕着屋院跑了十几圈。

白家的院门外挤满了人,谁也不出声,笑看着白家宜打白大根,几个人还分了分手里的瓜子,饶有余味的边嗑边傻笑。

尚长老在一旁看了他们追扯了半天,愣了愣神道:“家宜老弟,大根侄儿,算了算了,还是我再去和姜家人说和吧。”

白家宜正在气头上,只顾着追白大根,哪还听得进旁声。

“哎,我走了,今天这酒我是吃不成了。”

“老弟啊,哎,手里没轻没重的,我一会叫吉大夫来给白宝瞧瞧。我…走了啊。”

“我,我真走了啊…”,尚长老看着桌子下的酒缸咽了一口吐沫,拧着眉头摇了摇头,拄着拐杖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院门。

尚长老走到门口,看着围在外面的村民们,用拐杖驱赶着:“你们这些人都没事做了么,别围了,都散了,散了。”

一个村民笑道:“尚长老,今天是例休的日子,我们在哪呆着,您老还管啊。”

另一个村民扶着尚长老,道:“尚长老,你不是要去吉大夫家么,我跟你去,我家的这几天后背发黄,人也没精神,借您老的面子,让吉大夫给看看,呵呵。”

尚长老道:“你们爱呆哪呆哪,钟家的,跟我去吧,你别扶我这么用力,我又不老,能走。”,说完两个人挤出了人群,走远了。

可尚长老前脚刚走,靠着木柱的白宝身体动了动,竟然用手扶着地,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啪…啪…哈…”,他学着尚长老的样子,摇着头叹着气,走了几步,一本正经道:“算啦算啦,孩子不懂事,家法就免了吧。唉…一个个都不省心啊。”,白宝嘴里学着尚长老的口气,满眼带笑的看着忙不迭躲闪的爹和挥着棍子的爷爷,等看到两个大人发现了他,才一溜小跑的蹦着跳着出了家门。

“叔婶们,让你们失望了,哈哈…别挡着我出去玩。”,听着白宝生龙活虎的声音,白家宜和白大根一时间愣住了。

“铛…啷啷…”,白家宜手里的棍子扔在了地上,他慢慢地走了几步,坐到了院子里的躺椅上,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壶,晃了几晃,也没喝又放了回去,“咚…哇…”,酒壶落在桌子上的声响大了些,似乎也在生气。

白大根叉着双手,往墙上一靠也不出声,咧着嘴忍着痛,摸着刚才被抽打的后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白家宜。

“哈哈,没打起来…”

“散了回家吧。”

“你家的平儿也该管管了,这小子搭着钟家的南星闹得动静不比白宝差…”

“好,回去有事没事,我先揍一顿,行了吧。”

“都给我出去。”,白家宜缓过了劲,大声喊了一句。

“宜伯,别生气啊,我们又没招你。”

“咱们撤了吧,怪不好意思的。”

“那,宜伯,我们回了,有事你说一声,啊。”

“砰。”,从院里飞出一只布鞋砸到了院门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白家屋外几个看热闹的人,见好戏完了,哈哈笑了几声,都各自散开了。

===== 本章完

此作品原创版权归不思君所有,已经申请原创保护,盗版必究。

仙侠小说《罗酆山》作者 不思君 官博:busijun.com


推荐小说《罗酆山》
有些书友不认识酆,酆的同音字是风,罗风山,明白了吧,罗酆山是个地名,是死后地府的意思。



简介:

自天地初开,万物复生,世上本无善恶之分,只有生死二气充盈,得生气者修为道仙,得死气者修为妖魔。
道仙和妖魔之间为了争夺天地间的精元一直争斗不休,死伤无数。
作者:不思君,此书仍处于连载状态,是一部仙侠题材的长篇小说,文字直白简练,善于用对话型的风格让读者对故事展开想象。
剧情描写了在地府冒险打怪和各种奇遇故事,可以先养着慢慢看。
作者不想用原来的笔名,开新号练笔,所以不签约书网。

要找书的就百度一下‘不思君小说



选摘内容:

在一处阴森森的洞窟前,雾汽袅袅之中跪着四个泪流满面的十几岁孩子,他们目送着一个断了手臂的老人向前缓缓离去。

那老人行动虽慢,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阴森的地穴中,那一抹蓝色鹤氅在地穴的入口前停了一停,似乎有所犹豫。

一个大一些的男孩神色凝重,看着地穴的入口,忍不住大声喊道:“师父,你几时能回来?”

另一个看着小他几岁的男孩用手掌抹干了脸上的泪水,却是笑道:“师父回不回来,你问也白问,他也不知道,哈哈。”

大一些的男孩有些不悦,小声斥道:“都是师父惯坏了你,给我闭嘴。”

小一些的男孩道:“闭嘴就闭嘴,嘻嘻。”,说完仰着头看着前面,却因雾汽太重,只好又跪着发呆。

许久,地穴中传来了老人的回应:“交代你们的事不要懈怠,我回不回得来,要看那几个封镇妖魔的仙印能不能镇住了,娃娃们,别让我失望,好好做你们的事。”

大一些的男孩又喊道:“可是师父,这么重要的责任,没有了你,我们几个,怎么能担得起?”

那老人笑了一声,道:“呵呵,你们都是仙家,从今天起,我已经解了你们身上的童咒,你们就好好长大成人吧,以后,我不再管束你们了。”

小几岁的男孩一听来了精神,抬头笑道:“不管我们,这可是师父你说的啊。”接着又小声咕噜着说道:“我才不做什么境主,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走走。”

在他身旁的女孩扯着他的衣角,显得十分小心,道:“子苍哥,快别说了。”

看完转发,点赞,收藏,让更多朋友也能看到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搜词:创业项目推荐

精心收集的1730篇副业赚钱合集

最新最全的赚钱集合帖,提供大量方法

月收入千元到万元的可操作赚钱项目

大型PC电脑单机游戏下载 游戏玩不完

几千G热门的经典单机游戏合集

有生之年玩不完的游戏系列

工具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常用的资料和工具

收集各种让你事半功倍的效率神器

技巧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实用技巧和思路方法

热门网站资源和网络工具合集

赚钱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网赚项目和网赚思路

为苦于无赚钱门路的人解惑

《罗酆山》小说章节导航

在地府冒险打怪和各种奇遇故事

作者:不思君,一部仙侠题材的长篇小说


加油:❤懂得感恩的人,愿意给别人鼓掌,也会在生活中遇到很多美好的反馈。

在心里和爱人说句情话:❤ 不知什麽时後开始我已学会依赖。

罗酆山
工具
技巧
赚钱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嘿!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