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君_罗酆山小说官网 不思君小说 |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二章‘元生白宝’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二章‘元生白宝’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二章‘元生白宝’

广告:

热搜词:手机赚钱
好看好听的古典仙侠小说推荐,超人气长篇连载《罗酆山》第二章‘元生白宝’

不思君【 busijun.com 】:人生就是这样,有欢笑也有泪水。一部分人主要负责欢笑,另一部分人主要负责泪水。

学诗词:洞房花烛夜,泊舟微径度深松。

时光流转,几百年后。

在这个世界的北海,元洲的尽头,有一处地方叫做元生,那里荒无人烟,远离着尘世,青绿迷障包裹着大片的山川,高山隐隐雾蒙弥漫的深处,显现出了连绵生长着几十里的桃花林,那里年年岁岁落英结果,花开极盛。

大片喧嚣着的鸟雀飞过了半空,到了一片炊烟喧嚣的小村子,鸟雀们先是从高处盘旋着俯看着村子,而后才一一落进了村外的桃树上,停在枝头欢快地鸣唱着。

这村子被山林阻断,隔绝着世外,村外到处是山崖围绕,满眼望去遍是青峰密林,青山如墨染,森森如翠堤,哪有人间的样子。

在村口的不远处,几块青色的大石上,断断隔隔地篆刻着模糊可见的古老文字。

“朝暮澹澹,别有虚明,日月薄薄,魂清如寐。”,这些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先人们即兴所刻,以示乐趣。

再往村里望去,有一块一人多高崭新光滑的石碑立在村口,石碑上刻着更大的三个字:“元生村”

=====剧情分隔线=====

几个踢着皮球的孩童嘤嘤笑闹地追逐着跑进了村里,到处是忙碌的村民和野地里的鸡犬鸣叫,牛羊猪马等家畜散放养在各处,加上来往的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几尺长的短小拐杖,正站在一户人家门口大声叫嚷着:“家宜老弟,你的乖孙子白宝又闯祸了,出来,快出来。”,他连声喊了几嗓,引来了不少的村民围在身后观望。

一个村民道:“呀,尚长老,你老又来说和,是不是白宝那臭小子又做什么好事了?”

又一个村民附声笑道:“嘿,你老人家可真够操心的,这几天来白家四五回了吧,两家说和的桃酒可没少吃吧。”

尚长老冲他们摆了摆手,有些不悦:“去去,没你们的事,忙一天的活看什么看,归家去,有娃的看娃,没娃的生娃去。”

一个村民道:“我就看看,不着急,白宝前天打碎了我家的瓦盆,我还没找他算帐,这回可不能少看了,哈哈。”

另一个村民好奇:“尚长老,给我扯几句,是啥事啊?”

尚长老叹了口气:“哎,这回可不好办啊,姜家人和我说,宝儿把姜家的流儿给弄得人事不省,他家的流儿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好说。”

一个村民道:“白宝能打姜流?这怎么可能啊,他们两个天天在一起好得不行,不可能不可能,要说是姜流那女娃打白宝我还相信,哈哈,别是弄错了。”

一个大婶模样的村民道:“那姜流也顽得很,十几岁了也没个大姑娘的样子,这几天,天天骑着白宝在村口玩,她还能让白宝给欺负喽?我是不信。”

尚长老道:“我都去看了,没错,那姜流娃娃现在还没醒,我看那颈上背上红肿一片,没看到的地方也许还有不少红肿,我猜应该是白宝那小子给弄的,那小子平日手里就没轻没重,顽劣。”

一个七八岁的娃娃听到,喊道:“尚长老,你没看到的地方是哪?”

尚长老伸手拍了那娃娃的脑勺:“小屁孩子,玩泥巴去。”

一个村民道:“还有这种事,那我可得瞧瞧热闹,尚长老,你别站在这里,快进去叫白家人吧,刚才白宝那小子还在门外玩呢,现在屋里肯定有人在。”

尚长老听了有些迟疑:“有人?能有人么?可我叫了这么些声,也没有人应我,白家能是在躲我么?可家宜老弟和我的交情,应该不会啊。”

另一个村民道:“宜伯可能是不在,他下地干活去了,不过白宝那小子肯定在,我看到他进了屋一直没出来,还有大根哥刚才还站在这里擦牛犁呢,他家的耕牛还在那,没错。”

尚长老道:“嗯,大根要是不想见我,我就再等一会吧,反正我急也没有用,等家宜老弟回来,一会只管把姜家的话带到就行。”

尚长老说完,也不管身边围着看热闹的村民,只坐在白家门前用来休息的憩石上,靠在墙上晒起了太阳,没几分钟就犯着困意打起了困盹。

几个村民们站在白家的门前近了些,扒着门缝向着里面张望,七嘴八舌了起来。

“尚长老…尚长老…屋里有人,我看到了,哎,怎么不理人了?这么一小会就睡了?”

“别管他,咱们看咱们的,一天干活这么累,就指着这个乐呢。”

“今天肯定有好戏看,都不要走,饭可以晚吃,热闹可不能放过了。”

“那是,白宝和他爹可是两个宝,家里活不干了也不走,哈哈。”

“我家的还等着我,先送完水再来吧,要是晚了,你们到时给我好好讲讲,要不要我去村后把笛妮也叫来瞧瞧,啊,那白大根,啊,你懂的。”

“叫她干什么,她要是来了,后面就没戏了,快走快走,看尚长老这困劲,脚甩快些也许你还来得及看,哈哈。”

几个村民们在白家院门外,一人一句地聊个没完,围着听动静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不一会儿,在白家的屋院里,动静变得大了起来,里面不时响着几声喊叫和追赶声。

“打不着,哈哈哈…爹,你昨天是不是干活太累了,反应这么慢。”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尚长老都喊到门口了,说。”

“哎呀,你装装样子就行了,别太使劲儿打了。”

“爹,你听,尚长老这会都走了,你还不敢出声,难受不?”

说话的这个模样有十多岁的大小子,在屋院里被大人在后面追着打着,一边躲闪一边围着柱子转圈,身手娴熟地躲避着大人,竟然一点也不慌乱。

这个男孩一头乌黑的头发下垂着,发型像莲花瓣一样发散地分成了十几瓣盖住了耳朵和前额,鼓鼓圆圆的包子脸,两只机灵的眼睛伴着不时上扬着的嘴角在白净微黄的脸上似乎一直都带着笑意。

大人追得慢了,喘了口气喊着:“宝,白宝,你,你给我等着,别说你爷爷,我爹不在,就是在,这顿揍你也跑不了…”

白宝靠着柱子,用手指勾着笑道:“嘿嘿,爹,你力气大有什么用,反应可没我快,来啊,来啊。”

他爹听了,气不打一处来,额头上的青筋突现了几根,闪着几步又追了上去:“我揍死你。”

又过了一会,白宝爹追赶着跑累了也没抓到白宝,扶着墙弯着腰喘了几口粗气:“要不是我干了一天活没歇过来,还能让你给跑喽。”,说完气得转身回屋,一只手拿着一根抵门用的木棍出来,看着白宝发着哼哼的笑声:“宝,你看这是啥,咱家的牛不听话,这东西一下就见效。”

白宝看到了他爹手里的棍子,瞪大了眼睛叫道:“爹,我可是你亲儿子,你拿屋里的家法板子打,也别拿这撵牛的棍子啊,我还是你亲生的不,你,你要是打坏了我,小心我爷爷回来收拾你…”

他爹可不管他的叫喊,举着棍子就冲了过来,气得骂道:“小牛崽子,老子这就收拾你,管你有没有错,先打一顿再说,错不了。”

白宝愣了一愣,笑道:“哈哈,我是小牛崽子,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告诉我爷爷,就说你骂他是老牛崽子。”,白宝说完,跳过了一排晾谷子的木架转身就往后跑。

“嗡…”可一道劲风声响后,“哎…啪…”,白宝终是跑慢了一步,肩上重重地让他爹闷了一棍子,白宝的嘴里只哎了一声就倒在地上,头向一边歪了一歪,四肢一软,就再没动静了。

“铛…啷啷…宝?宝儿,你可别吓我。”,他爹见白宝这样,吓得把手里的棍子扔到一边,几步上前搂扶起白宝,急切的呼叫声和后悔的眼神里尽是疼爱。

白宝有了些反应,手抬了一抬放到了肚皮上,可还是双眉紧皱,额心这时也渗出了一层细汗,眼皮下的眼珠转了几转,嘴里闷声哼哼着,脸上一副很疼痛的表情。

就在这时的院门外,白宝的爷爷干完了农活回来了。

他看到尚长老坐在自家门口眯着眼睛,打着瞌睡,心里有几分不自在,走上前去扯了扯尚长老的衣服,陪着笑道:“尚老哥,坐这里是等我么?喂,别困着了,尚昆老哥,醒醒…我回来了…我,你的家宜老弟来了。”

尚长老迷糊睁开了眼,看了他几眼,用手摸了摸脸愣了片刻后,才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伸手一把拉住白家爷爷,道:“哦,家宜老弟来了,我可等你好一会了,头好困啊,人家托我找你有事。”

白家宜道:“又是我孙子的事么,这回他又干了什么事?”

尚长老困意未消,口齿不清道:“干什么事?你的孙子白宝他…干了姜家的闺女…不不,是打了姜家的姜流。”

白家宜想了想,没想通是什么事,一时语塞,道:“呃,尚昆老哥,不急,累了吧,来,跟我进屋喝茶吧,有话咱们进屋再说…”

尚长老话音似乎有些委曲:“我不去,你家的大根也不欢迎我,白宝又闯祸了,我哪还要有心思陪你喝茶,事可是姜家托我问的,我总要有个交代,人家还送了东西,我得办事,我还得舍了我这张老脸替你求人。”

白家宜听了,有些气恼:“怎么回事?大根能让尚老哥这么等着,一会我当着你的面揍他给你消消气,姜流她,人还好吧?”

尚长老摆了摆手,语气缓了些:“大根就算了,主要是你那宝贝孙子,也太顽劣了,姜流虽说是他从小的玩伴,平时是欺负他狠了些,可人家是女娃,白宝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啊,这事别说姜家这关过不过,我这关你也过不去,事不说清楚了,我不进你白家的门。”

白家宜听了,看着围着的村民,挥了挥手做势赶着:“我白家和尚长老要说的事,你们听什么,回家去。”

村民们只是象征性地往后退了两步,丝毫没有走的意思,却又多围上来几个想着看场热闹。

白家宜无奈道:“那…咱们先进屋再说吧,有酒…”

尚长老一听有酒,提起了精神,道:“有什么酒?哎,我来可不是找你喝酒,先带我进屋,咱老哥俩可得好好聊聊。”

白家宜道:“聊聊,哈哈,走。”

尚长老道:“这回事大,要没有半坛桃酒,说不过去。”

白家宜道:“呵呵,好说,白宝的事,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我这个做爷爷的决不护着。”

尚长老道:“你护白宝护的还少啊,总是舍得我这张老脸给你挡着,哎哟,我这老身板,坐得累了。”,尚长老抖了抖脚,用手捶打了几下。

白家宜道:“脚麻了吧,我扶着你,今天你是主客,先进屋吧,我搀着你。”

尚长者笑道:“不管我是不是客,你欠我的,这一辈子也还不了。”

白家宜笑道:“那是,那是,欠老哥的恩情,我可是还不上了,一会酒菜管够,老哥别走了,咱们喝醉了就睡,就睡我那张床,硬得很,老哥睡正合适。”

尚长老笑道:“少贫嘴,姜家的事先放放,家里有什么下酒菜啊?”

白家宜扶着尚长老一前一后,有说有笑地进了屋院,准备好好聊上一聊。

===== 本章完

此作品原创版权归不思君所有,已经申请原创保护,盗版必究。

仙侠小说《罗酆山》作者 不思君 官博:busijun.com


推荐小说《罗酆山》
有些书友不认识酆,酆的同音字是风,罗风山,明白了吧,罗酆山是个地名,是死后地府的意思。



简介:

自天地初开,万物复生,世上本无善恶之分,只有生死二气充盈,得生气者修为道仙,得死气者修为妖魔。
道仙和妖魔之间为了争夺天地间的精元一直争斗不休,死伤无数。
作者:不思君,此书仍处于连载状态,是一部仙侠题材的长篇小说,文字直白简练,善于用对话型的风格让读者对故事展开想象。
剧情描写了在地府冒险打怪和各种奇遇故事,可以先养着慢慢看。
作者不想用原来的笔名,开新号练笔,所以不签约书网。

要找书的就百度一下‘不思君小说



选摘内容:

菜丽走到了姜中的身边,伸手牵着姜中的手,姜中却笑着把菜丽揽进了怀里,两人慢慢走到了屋门旁,饶有余兴地看着在外面忙碌的姜家人。

菜丽依身轻附到姜中的肩头,笑道:“晚上要不要找钟家的弟妹来流儿内室里守夜,我们这一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担心流儿会有事。”

姜中听了,不以为然的笑道:“姜家宅院里三层外三层的,三道门锁了,连天上的鸟都飞不进来,怎么会有事,放心吧,丽妹。”

菜丽道:“中哥,流儿要是晚上醒了,不见我们,会不会怕啊?”

姜中道:“她知道今天我们会去仙芝洞,要是不放心,一会就在她床边留个条,让流儿知道咱们是去祭祖,没事的,咱们明天一早就能回元生了,如果没有什么情况,流儿明天应该能吃到你做的粥,丽妹,别担心了。”

菜丽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听你的,不过,咱们可要快去快回啊。”

姜中道:“行程就这么远,一来一回也得天亮了,那仙芝洞在村西后面十几里的位置,要穿过七八道山梁和涧道,不光是姜家,村里这么多人也跟着,紧赶慢赶也得几个时辰,总不能让二舅二妗他们的老身板也跟咱们一样吧,这本来就是祭祖的事程,不能走得太急了,我又是姜家的家主,负责这次的安全,路上也不一定能照顾到你,你还是陪着钟家的弟妹一起走,做个伴,你们在一起话多,反正我在也是多余,哈哈。”

菜丽道:“嗯,我折了些黄卿纸,在上面写了流儿的生辰八字,还有…有一些我这当娘的心里话,烧给先祖们听吧。”

看完转发,点赞,收藏,让更多朋友也能看到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搜词:挣钱的好方法

精心收集的1730篇副业赚钱合集

最新最全的赚钱集合帖,提供大量方法

月收入千元到万元的可操作赚钱项目

大型PC电脑单机游戏下载 游戏玩不完

几千G热门的经典单机游戏合集

有生之年玩不完的游戏系列

工具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常用的资料和工具

收集各种让你事半功倍的效率神器

技巧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实用技巧和思路方法

热门网站资源和网络工具合集

赚钱栏目精华文章合集导航

各种网赚项目和网赚思路

为苦于无赚钱门路的人解惑

《罗酆山》小说章节导航

在地府冒险打怪和各种奇遇故事

作者:不思君,一部仙侠题材的长篇小说


加油:❤今天你支持他孤立别人,明天他就可能联合别人孤立你,人性都是如此。

在心里和爱人说句情话:❤ 踮起脚尖,我们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吗?

罗酆山
工具
技巧
赚钱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嘿!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